宋泷/鹊茗 我爱bwj……!!!

全职高手+省城拟

塞纳河推鹅和络

乃木坂单推斋藤飞鸟

全职高手孙翔毒唯

[苏锡]四月梅

–文笔垃圾注意
–半吊子吴语注意

        四月的春,像流水,似巧剪。走遍天涯海角,走过大江南北。四分柔情,六分烂漫。沐浴着我,沐浴着你,沐浴着他。

       学堂安静,先生仍是满口的“之乎者也”,迂腐乏味。内心早已飞往九霄云外,却仍留了个神儿,生怕先生发问。学堂外,枣树上停了一排的鹊儿,可是迎喜?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香莲碧水动风凉,水动风凉夏日长。

      春雨朦胧,斜丝轻柔。小镇上的青石窄巷,溪流纵横穿。涓涓流淌的小溪中,老妪持着桨,哼唱着吴语小调;九曲十八弯的山间小路,采花女满载而归,篮儿里花朵沾着晨露,娇艳欲滴。粉壁黛瓦的建筑间,孩童互相打闹,彰显着趣味。

       无锡一袭长裙,尾摆点缀着几枝梅花,同样的,绾起的长发也别着一支梅花,红心白瓣,甚是娇媚。她站在一站木门边,头探进去一半,目光含情脉脉,正注视着那戏台上的另一位女孩,苏州——身着鹅黄色戏服,身披凤袍,头戴一顶点翠花冠,浓妆艳抹总相宜。

     昆曲馆内人群熙熙攘攘,虽然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台上淋漓尽致的表演,台上一众无一不将角色刻画地入木三分,如此精彩的表演,怎么不叫人沉浸其中?无锡站在门外,也被这吸引,双眼目不转睛,内心充满憧憬。

     一曲戏罢,台上谢幕。幕后,苏州依着红木长凳,阖眼小憩。无锡叩响木门,踮着脚走进来,将手中的木笼屉放置在妆奁边,用手轻轻拍打苏州的肩,细声轻语:“侬饿勿饿啦。”
       言罢,苏州缓缓睁眼,将目光看向那个木笼屉,笑逐颜开:“今天又给我带吃的啦?”
       无锡点点头,将笼屉推向对方,并掀开盖子,香气喷出,热气氤氲眼前。苏州问道:“今天又是小笼包呀。”转首直对无锡,眼神宠溺,“像侬一样,甜甜的。”
      无锡显然是被突如其来的夸赞惊呆,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,脸儿涨红。平复情绪后,回答道:“勿要这样咯。”
      苏州又是抿嘴一笑,伸手搂向无锡的耳后,复而将她一绺黑发轻轻拉下,丝毫不顾对方已经长得通红的脸和故作镇定的神情,深情注视对方的眼。放下手中动作,那绺头发垂下,又转身从妆奁中取出一个银钗,递给无锡。无锡定是不好意思,但还是不由自主的接受了,所心慕之人予,当是梦寐以求。
      “钗子镶着梅花似的三瓣,适合的很。算是我对侬这几天午饭的回报啦。”苏州深知无锡最喜欢的是梅花,那太湖畔的梅园就是最好的证明。冬季的江南算不上,但仍可以划分到冷的范畴。江河湖海不会封冻。以梅饰山的梅园依着山靠着湖,冬季的太湖仍水波荡漾,清晨薄雾配称着山湖之景,遍山梅花点缀,令人流露爱惜之情。
    “乃奈能嘎样子嘛?这要不得的!”无锡为苏州准备午餐最根本原因,是怕她饿着,苏州是最爱昆曲,这几天正巧是休息,每天都要来这昆曲馆子里唱上两曲,上下午各一次,中午则是在后台休息。没有吃饭,怎么能行?送了两天的午饭,来了一个贵重的、价值不菲的银钗子,的确是高兴得很,但两者价值悬殊之大,还是要不得的。
     “我先走了啦,下一场马上就开始咯。”苏州起身离开,理了理戏服和头饰,又来到台前,沉浸在那戏中的角色场景中。

        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便赏心乐事谁家院?朝飞暮卷,云霞翠轩,雨丝风片,烟波画船。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!遍青山啼红了杜鹃,那荼蘼外烟丝醉软…… ”

       无锡紧握着手中的银钗,复而将手展开,梅花瓣般的玉石在灯光下闪闪的,这次她并未沉浸在曲中,而是看着手中的钗子,一个仰慕的人赠予的礼物,心中自然是满意与欣喜,不由得会心一笑,嘴边漾起梨涡,喃喃自语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欢喜侬。”

冷泡茶泡茶冷:

伞南止水:

是我是我

杂货店店长严寒_:

天哪这不是我吗

夜锦君归:

是我

高锰酸钾滴眼睛:

是我了

黑犬:

对,就是我👽👽👽

Roki@吸甄中毒中:

唉。

所有图片来自谷歌图片搜索。

给火鹤太太画同人....!黑化冀姐姐的攻气我画不出来_(:3」∠❀)_


大概是自设苏苏x希望不喷

苏苏给我感觉就是,坚毅而温柔,聪慧而玲珑;善诗书亦善武艺,善曲艺亦善舞蹈。

自设鲁姐姐,后两p加了滤镜

自设的烟台x
觉得烟台就是这样的一个充满仙气的小姐姐啦